岭南画院

岭南美术院

东莞本土美术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研究 > 东莞本土美术研究

“丹心铸英魂

——张松鹤回顾展”策展小记

赖志强

为纪念著名雕塑家张松鹤(1912-2012)诞辰百年,2012年12月28日上午,由北京画院、东莞市政协和岭南画院共同主办的“丹心铸英魂——张松鹤回顾展”在岭南美术馆举行盛大的开幕。为推进对张松鹤的研究、加深对新中国雕塑史的理解,同日下午,主办方约请了中央美术学院殷双喜教授在岭南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主讲《人民英雄纪念碑与新中国纪念雕塑》专题讲座。来自广东省内外艺术界、雕塑界、收藏界、新闻媒体和市民,更难得的是当年参加东江纵队现已年届高龄的老前辈亦前来,共同见证了本次展览活动。

张松鹤是20世纪中国艺术史上不可忽视的雕塑家,一直以来以制作人民英雄纪念碑《抗日游击战》浮雕和毛主席像、鲁迅像而闻名,以“新中国雕塑事业的奠基人之一”的形象为世人所知晓。

张松鹤1912年10月出生于广东东莞清溪镇一个农民兼布摊商人的家庭,排行第五。幼年家境困难,失学在家放牛、学裁缝。童年丧母,有兄长三人分居于南美洲和越南。童年名松发,高小时改为松鹤。其父闲暇时教其诗文与历史掌故,有较严格的家庭教育。约在1929年末至1930年初,在海外的兄长和父亲的支持下,张松鹤到广州冈州美术馆(它很可能就是民国初年广州流行的教人画炭相的美术社)学习炭相画科,这是目前所知张松鹤所受最早的艺术训练。1930年,张氏考取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系。广州市立美术学校,又称广州市市立美术学校,简称“市美”,创办于1922年4月22日,至1938年暑假日军侵略华南而宣告结束,是全国第一所由政府正式设立的美术专门学府。创始人为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时任广州市教育局长的许崇清、毕业于东京美术学校西画系的胡根天和留学美国归来的冯钢百。

在市美四年的学习生涯中,张氏主修油画专业,师从的教师包括从墨西哥留学归来的油画家赵雅庭、毕业于日本东京美术学校的现代派洋画家谭华牧等;对张氏艺术生涯带来毕生影响的却是辅修的雕塑专业和张氏进入雕塑领域的领路人陈锡钧(1893-1951)。今天,陈锡钧这位现代中国早期雕塑家很少为人所知。他早年留学于美国和欧洲、1931年被市美校长李研山延聘回国任教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抗战后生活于香港。他也是现代艺术运动的积极参与者,曾为其时广州市长刘纪文塑像,也有油画作品参加1937年第二次全国美术展览会广东出品在上海的展览。

在广州市美的四年求学中,形成了张松鹤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一是写实的艺术风格,一是雕塑艺术。至毕业时,张氏对雕塑的兴趣已甚于绘画,而其雕塑技艺亦大为长进,能在两个多小时内熟练地塑成一个形象准确、艺术上较完整的浮雕像;而其女裸体习作被市美教务主任和岭南大学的一位教授收藏。陈锡钧的教导,用张氏的话说,对其“一生的艺术事业起了决定意义的作用”。

张氏1934年毕业回到东莞后从事教育工作,不久便参加抗战,由此掀开人生另一页。1936年夏加入陈济棠部下的第2军154师到上海前线抗日,负责画抗战宣传画、绘编画刊,同时还奔赴战场前线救助伤兵。上海沦陷后,张氏于1937年冬返回东莞家乡,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在东江流域不断形成、重组的名目繁多的抗日小团队,最后形成了著名的抗战游击队伍——东江纵队。期间,张松鹤担任了包括大队长、区长、副指挥员、区委、区委书记等各式职务。亲历游击战争的革命经历,构成了他在建国后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作和一系列革命题材的雕塑艺术必不可少的资质和优势。

1946年随东江纵队北撤至山东,是张松鹤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之后在华北军政学校学习,不久便转业至为新民主主义社会培养干部的华北大学文艺三部担任教职,这是张氏由地方革命者迈入主流文化圈的关键步伐。

以上是学术界比较模糊的建国前张松鹤人生历程的主要脉络。关于建国后的经历,如所周知的,北平解放后,张松鹤随华北大学进入北平,参与组建北京市文委属下的北京人民美术工作室。张氏在建国后主要的服务机构先后有北京人民美术工作室、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北京市美术公司、北京画院等。确切地讲,张氏是在建国后才崭露头角、进入主流艺术圈的,而在此之前在大大小小的报章杂志中,几乎看不到他的片言只语。

张松鹤的雕塑艺术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纪念碑与烈士陵园。张松鹤最早参与创作的烈士陵园雕塑是位于石家庄的1949年兴建1954年落成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内,有两幅圆雕《埋雷》、《战斗》和两幅浮雕《参军》、《支前》。张氏雕塑的代表作当属人民英雄纪念碑《抗日游击战》浮雕。人民英雄纪念碑于1952年8月1日开工,1958年5月1日落成,这个囊括了其时重要建筑学家、雕塑家、画家的公共工程是新中国美术史上最为重要的大型公共艺术工程,也是新中国纪念性建筑与雕塑艺术的集大成之作。作为纪念碑美工组的副组长,张松鹤绝无仅有地从草图的构思至泥稿的塑造独立完成了纪念碑八块主体浮雕的其中一块。《抗日游击战》浮雕以其稳定的构图、严谨的人物造型、精心组织富有层次的画面,体现了作为抗日游击战争亲历者的理解和雕塑家高超的艺术水平。浮雕右下角老农从树洞掏出手榴弹,即是张氏亲历游击战争时所见的真实一幕。晚年,张氏返回家乡,主持了跟其早年参加革命相关的三座烈士陵园的建设,它们分别是清溪革命烈士纪念碑、深圳革命烈士纪念碑和广东惠州东江人民革命烈士纪念碑,张氏既参与了碑形的设计,也参与了雕塑的创作。

一是领袖像与伟人像。1950年,张氏即创作了第一个毛主席浮雕像,其后在不同时期创作了多种版本的毛主席像,受到广泛的认可。不但其所作的毛主席浮雕像被制作成无数的像章广泛发行,文革时期立于各地的毛主席圆雕多是复制自张氏的版本,甚且毛主席纪念堂的毛主席坐像和纪念堂门前群雕旗帜上的毛主席浮雕亦出自张氏手笔。除了创作毛主席像外,中国革命的精神导师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中国革命领袖如周恩来、任弼时等名人,也被制成雕塑作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其所创作的包括浮雕与圆雕在内鲁迅像,也是迄今为止所公认最能体现鲁迅思想与精神的雕像,不同版本的《鲁迅全集》封面所用的鲁迅浮雕像即为张氏所创作,现立于北京鲁迅博物馆大院内的鲁迅汉白玉半身像亦为张氏与曹崇恩发合作成果。

一是革命题材的雕塑。这类型的作品包括《鸡毛信》、《风云南海》等等。

除了雕塑艺术外,张松鹤晚年开展了国画、书法与篆刻的探索,留下了大量相关作品。作为个人一以贯之的爱好,张氏毕生创作了不少诗词和楹联,并于1989年出版了诗集《松鹤诗选》。

为纪念张松鹤诞辰一百周年,系统地整理、研究与展示张松鹤的艺术,岭南画院与张松鹤家属达成共识,约请北京画院、东莞市政协参与,在岭南美术馆举办“张松鹤回顾展”。

作为一个回顾性质的展览,我们以美术史研究的思路作为切入点。对张氏家属所藏的文献资料作初步整理后发现,可能是经历了新中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的缘故,家属所藏的资料除了少量建国初期的外,主要的文献资料都集中在张松鹤晚年,尤其是90年代报道张氏在海外办展览的报纸居多。更有甚者,除了屈指可数的几篇有关其生平的评介文章外,对张松鹤严肃的学术研究,迄今尚未展开。这种缺失与错位,对于这样一位具有如此重要地位和影响的雕塑家而言,显然是不相称的。

根据张松鹤的生平履历,我们对张氏零散于各处的史料进行了耙梳。虽然期间工作进度缓慢,但仍有不少的收获。有关张松鹤入读广州市立美术学校的史料,1930年《广州市市立美术学校校刊》刊载了该校《西画系第一年级学生表》(十九年度第二学期),张松鹤的名字赫然在列,和他同班的知名同学还包括版画家陈烟桥、何白涛和梁兆铭。该校刊还刊登了张松鹤《春光好 调寄忆江南》诗八首,这是我们目前所见张氏公开发表的最早诗篇。北京市档案馆收藏了一批有关北京人民美术工作室的档案,其中有不少关涉张松鹤的资料。如胡蛮《北京人民美术工作室一九五二年业务工作总结报》(档案号:011-001-00116)提到了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纪念像的工作进度,张氏的雕塑工作受到1952年秋季北京市文艺评奖,张氏的一张爱国主义宣传画《粉碎美国侵略者的细菌战》进入了1952年8月北京市吴姓副市长在人民代表会议的报告书中。有趣的是,这幅招贴宣传画较早前即刊登在同年5月18日《人民日报》上,只是题目为《保卫孩子,坚决粉碎美国细菌战!》。此外,在建国后出版的报纸、杂志、雕塑作品集和画册中,也有不少张氏的作品公诸于世。如1952年《新观察》第11期和第19期封面分别刊登了张氏所作的浮雕《毛主席像》和《毛主席斯大林浮雕像》;1954年7月,朝花美术出版社编辑《新中国雕塑选集》刊登了张氏浮雕《支援前线》;1956年8月,人民美术出版社编《第二届全国美术展览会 雕塑选集》刊登了张氏圆雕《斯大林与毛主席立像》;1956年10月,野夫编《纪念鲁迅选集》刊登了张氏浮雕《鲁迅像》;等等。许多有关张松鹤的史料逐步浮现,进一步廓清了某些历史迷雾,也进一步展现了张氏所处的文化网络;毫无疑问,所有这些资料都必将深化我们对张氏的认识与理解。

在掌握资料的基础上,我们整理了四篇张松鹤不同时期发表的文章,它们分别是《怎样做雕塑》(载北京群众艺术馆编《和美术爱好者谈美术》第二集,北京出版社,1959年,第55-88页)、《丰富多彩的四川古代石刻艺术》(载《美术》1957年第6期,第42-44页)、《西方现代雕塑艺术观感》(载《文艺研究》1980年第4期,第56-65页)和《希腊、罗马的雕塑艺术》(载《雕林漫步》,沈阳:辽宁美术出版社,1984年,第1-6页)。《怎样做雕塑》这篇长文出版于1959年,已完成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创制和一系列领袖像的张松鹤正处于事业的高峰期,文章从专业的角度系统地讲述了雕塑的制作过程和涉及的相关问题。《丰富多彩的四川古代石刻艺术》是张氏1956年冬担任中国美协四川古代雕刻考察团团长,赴四川大足、广元、安岳、成都等地进行为期近两个月的考察工作后写成的。最后两篇文章则是1979年冬参加中国雕塑家考察团赴意大利和法国考察雕塑所写。这些文章都是张氏立足于现实基础写作而成的,反映了一位雕塑家对不同时代、不同区域的雕塑以及对雕塑艺术自身的理解。为进一步梳理张松鹤的生平履历,本次策展团队的成员李宇菲与秦瑞珊在已有简略的张氏年表基础上,重新修订了一份较为详细的《张松鹤年表》。这是我们力所能及的基础性工作。

美术馆的展览就是不断地解构与重构空间的工作,每个展览均应有与其相匹配的空间陈列方式。对于如何在两个展厅有限的空间去呈现一位艺术家,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展品以张氏家属慷慨地提供的包括雕塑、书画、手稿、文献、纪念物等为主,辅以岭南画院所藏12幅国画和公私机构提供的部分书法;也有东莞收藏家欣然为我们提供印有张氏作品的珍贵邮票。对与展场的设计,我们的基本做法是将雕塑与书画分置于不同的展厅,将手稿、文献与相关纪念物穿插摆放于其间。雕塑作品大小不一,大者如清溪纪念碑的《解放军战士像》、清溪与深圳纪念碑大型浮雕,小者如毛主席像、鲁迅像等浮雕,多是张氏代表性作品;雕塑作品展出的序列包括伟人像与名人、纪念碑与烈士陵园两个结构,对于不可移动雕塑,如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的四幅作品,则以喷画替代;对于人民英雄纪念碑《抗日游击战》浮雕,我们制作了巨幅喷画,并设计了“张松鹤与人民英雄纪念碑”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史料图片”两面展墙,陈列相关的图片资料,以增强历史感和可读性。

值得注意的是,展品还包括了两幅小型油画和一幅水彩画,这是张氏绘画中比较少见的。有两本笔记本写有不少尚未发表过的诗篇与楹联,它们对于理解张氏的文学知识和关注的话题甚有帮助;另有两本速写本画有速写画稿,其中一页以毛笔描绘了一只蜻蜓,其精致程度几可与齐白石笔下的草虫相媲美。张氏的自刻印章其用材除了常见的石块外,竟有为数过半是用废旧的画框、木块和塑料制成,其艰苦俭朴之本色由此可见一斑。展柜中尚有一套供外出写生用的油画箱和折叠的椅子,这是张氏文革下放期间手工制作的,其工艺不下于一位熟手的木工,这种手艺的养成可能跟其早年学习裁缝、年长后从事精雕细刻的雕塑工作有关。

毫无疑问,细心地观看展品,将有助于我们更进一步理解张松鹤及其艺术。诚如本次展览前言所揭示的,“旨在通过雕塑、绘画、手稿、文献、纪念物等多种材料,系统地呈现身处风云变幻的20世纪中国历史中一位艺术家的人生历程和艺术成就”,“张松鹤回顾展”是迄今为止最大型的张松鹤艺术展,向艺术界与公众呈现了一个更为真实而全面的张松鹤。

Copyright © 2000-2011 Lingnan Museum of Fine Art
岭南画院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42566号

0769 - 22110938webmaster@lnhy.org.cn

广东省东莞市城区可园北路500512

开馆时间:

9:00-17:00周一闭馆